产业
首页  >  产业  >  产业要闻

郭台铭的退与进:从企业走向政坛面临巨大挑战

2019-05-10  来源:投中网  作者:林桔

  原标题:郭台铭的退与进

亿万富翁郭台铭即将迎来他的“退休”生活。若无意外,鸿海集团将在5月10日至12日公布新一届董事候选人名单,郭台铭或退居二线,不再任董事长。鸿海集团最知名的是旗下的富士康,它们是iPhone的代工厂。

早在4月15日,郭台铭被报道称将辞去董事长一职,“让位”给年轻人。次日他宣布参选202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并称参选得到了妈祖的祝福。妈祖在福建和台湾地区被认为是航海者的保护神。

“妈祖说一定要用我的力量来帮住年轻人,对受苦受难的老百姓要做好事。”戴着棒球帽和太阳镜的郭台铭在妈祖庙参拜后对媒体说。

今年69岁的郭台铭并不是苦难者。1974年创办富士康,后更名为鸿海精密工业,在将近50年的创业历程中,他带领着原为塑料制品的公司成为了全球最大的制造业企业之一。

郭台铭身后有着全球科技制造霸业。据《财新周刊》的不完全统计,鸿海集团旗下至少拥有23家上市公司,分散在台湾、香港、大陆和日本;在亚洲、欧洲、拉丁美洲、北美的生产基地近百个;至今有超过140万名员工。2018年公司营收超过5.29万亿元新台币(约1.15万亿元),约占全球电子制造服务业总收入三分之一。

这些或将成为他竞选的优势。和其他竞选对手不同,郭台铭没有从政经验,但他的生意帝国所带来的声望,以及其个人财富,都将是他的优势。2019年的福布斯估计他的身价达63亿美元、在全球亿万富豪榜排行榜中位列257位、台湾企业家首位,将为其提供丰厚的竞选资金。

“很明显,他已经建成了一个成功的企业。这是其他候选人都没有的优势。”内华达大学拉斯维加斯分校研究台湾问题的政治学助理教授王宏恩说。

但商人进入政坛,特殊的敏感关系可能让其背后的生意陷入尴尬的状态。

路透社报道称,郭台铭宣布参选后的次日,苹果公司CEO库克致电,关切他的参选想法。鸿海集团是苹果产品主要的代工厂,而且它在中国内地有大量的投资和工厂。中国市场被苹果视为最大增长驱动力。

另一方面,鸿海集团正处于艰难的转型期,渴望撕掉“全球代工厂”与“血汗工厂”的标签,将产业链向上游布局,从制造服务公司变为科技服务公司。但当前的市场似乎并不买账。

总得来说,掌握着庞大鸿海集团的郭台铭,选择从私营企业转向政坛时,退进之间所面临的最大挑战也在于鸿海集团,以及当下两岸微妙的关系。

退

2018年6月,工业富联在上交所上市。它首次公开募集271.20亿元——是中国A股自2015年以来最大的IPO,也是A股IPO规模最大的非国有企业。

工业富联是鸿海集团下的子公司,与传统意义上的代工厂富士康不一样,它主要包括通信网络设备、云服务设备及精密工具和工业机器人三部分,是从集团母公司鸿海精密旗下剥离的出来的业务。它被视为鸿海集团从“代工厂”转型为科技公司的关键。

为拉来这个大公司,证监会以36天最快的速度批准了工业富联过会。相对比之下,一般公司排队时间要长很多。有分析公司指出,2017年前三季度IPO的企业,从预披露到上会的平均排队时间为566天。

而为工业富联讲一个“智能制造”、富士康转型的故事,2018年郭台铭马不停蹄在内地各个城市演讲。

仅在这年6月,他出现北京、广东、天津等地的工业峰会,讲数字经济如何赋能工业制造。也有报道称,他在5月时推了李嘉诚的饭局,坐3个小时飞机、只吃了一碗10块钱的阳春面,就准时出现在清华大学跟“代表未来”学生们“交交心”,讲授的是富士康在工业互联网赋能时代的愿景。

“希望各位不要说我们是工厂,”郭台铭在清华的选修课上向学生强调,“我们不是工厂,而是智能制造基地。”

这位精明的商人,总能紧紧抓住政策方向,以满足需要。早在2015年的富士康年会上就表示,将于2020年实现30%自动化,机器人换人是富士康迈向工业互联网的重要一步。那一年,国务院印发《中国制造2025》战略规划,其中自动化生产制造是核心。

从郭台铭1988年第一次到深圳、1992年第一个工厂揭幕到2017年李总理参观富士康位于郑州的一个生产园区,鸿海集团的发展和内地市场发展此消彼长,更与当地政府紧密联系。《中国企业家》曾援引一位鸿海集团高管的表述:富士康到其他省份设厂,会受到官员热情接待,甚至郭台铭一下飞机就有红地毯相迎。

关键词:郭台铭 鸿海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