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ç¤ºæ‹…忧。用户透明化是大数据时代的一个典型特征,这就好比——你在看手机,屏幕的另一端有很多双“眼睛”在看你。

虽然质疑声不断,但保护个人信息的努力从未停止。今年年初,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联合发布的《关于开展App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专项治理的公告》称,2019年1月至12月将在全国范围内组织开展App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专项治理行动。四部门联合发布的《公告》给过度收集用户信息的App念了“紧箍咒”。中央网信办网络安全协调局副局长杨春艳表示,希望通过此次专项治理,对个人信息保护建立长效的监管机制,并持续加大个人信息保护力度。

个人信息保护立法势在必行

在全国两会召开之际,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新闻发言人张业遂表示,全国人大常委会已将制定个人信息保护法列入本届立法规划,相关部门正在抓紧研究和起草,争取早日出台。

张业遂强调,随着网络信息技术和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因个人信息不当收集、滥用、泄露,导致公民权益受到侵害的事件时有发生。通过立法加强个人信息保护已成为保护公民隐私和生命财产安全、规范网络健康有序发展的必然要求。

有专家指出,目前我国个人信息保护主要依赖事后监管,缺少事前保护和监管,公民个人信息保护职责分散且呈现边缘化,受害人维权渠道不通畅,经济补偿难落地。与此同时,个人信息被泄露、被滥用的风险空前增大。围绕个人信息的非法获取、非法出售、非法提供、非法利用,形成了灰色产业链。

事实上,我国已经有多部法律、法规、规章涉及个人信息保护。比如刑法、民法总则、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网络安全法、电子商务法等,都作出了相关规定。张业遂表示,从总体上看,个人信息保护呈现分散立法状态,需要根据形势的发展,制定有针对性的专门法律来加以规范,形成合力。

为避免个人信息在网络上“裸奔”,全国政协委员、民建中央副主席、上海市政协副主席周汉民建议,首先,要明确个人数据的边界范围,对个人敏感信息和个人一般信息加以区分。对前者要予以高度保护,限制收集、加工和流动。对后者可以强化利用,最大限度地发挥其商业和公共管理方面的价值。“我们正在制定民法典,预计在明年制定完成。我希望在财产权保护这一重要章节中,把网络财产权明确,把个人信息保护的问题讲清楚。”周汉民说。

此外,全国政协委员、重庆静律师事务所主任彭静提出,未来应对App进行分级分类监管,完善审批程序以及压实应用商店的管理责任,加强对App提供者的安全评估等。

保护公民个人信息安全,确实需要立法当头,监管紧随其后。同时,行业、企业也应加强自律,严格执行个人信息安全保护各项法律法规,全面行动起来,共同营造健康安全的网络环境。